苏格拉面

我是苏格。
这里是我放废话和随笔的地方。

突然想看季老师斯文败类的形象_(:з」∠)_

我理解的白羽瞳之所以不愿意让展耀靠催眠来得到自己想要的信息,是因为他深知能力不能滥用。
展耀强大的意志力和观察力以及专业能力,本质上和白羽瞳的武力是一样的。
展耀靠催眠获取信息,相当于白羽瞳靠暴力获取信息,都是违背他人意愿的行为。

我刚刚看到了萤火虫,两只。
忽明忽暗,和星星一样。

我本来以为自己不会再怕了。

有爱着我的家人当然是好事。
可是有时候还是会讨厌听见声音,讨厌作出回应。
并且悲伤地想:我自己一个人肯定可以更好。
有时会凝望窗口,幻想自己跳下去时四肢张开的样子。

我为什么爱不了别人呢?因为我不爱自己。
我知道爱自己是好事,所以曾经也不停地对自己说“我好爱你”。
可是那句“我没有理由爱我自己”更加直击心灵。

那股猫屎的味道又缠上来了。

学校两周放一次假,每次放假我都会到奶奶家吃顿饭。
其实不是很喜欢奶奶家,但是喜欢奶奶。
奶奶的时间不多了,我要多陪陪她。
有时候很羡慕妈妈,她的奶奶在她35岁的时候才去世。
但是又忍不住想,等到我奶奶那么大的时候,我还会爱她吗?

我今天中午是第一次自己吃一只完整的螃蟹。
我爸:“你不会扒螃蟹?以前没吃过?”
我:“螃蟹这种东西吧……都是一年吃一次的。上次怎么吃的我都忘了。”

我爸跟我弟弟说:“你看这个板栗,多好吃啊,你姐姐小时候都吃不着!”
我:???


我弟弟:“这里有藤壶吗?”
我爸:“啥?”
弟弟:“海里的东西。”
我爸:“没有。——这里没有鲸鱼没有鲨鱼没有海豹!”

刚刚我才知道班主任的儿子在我们班。
舍友:“xxx(班主任的儿子)谈过恋爱吗?”
宿舍突然被敲门。
我们沉默了一会儿,等到宿管走远后,她又说:“咱们少东家谈过恋爱吗?”
我们爆笑。

季老师是徐州人诶。
我在徐州上过两年学,算是和他在同一个城市里住过了吧。